太极尴尬口服液

杂食!十分杂食!!但产出几乎为零!!!微博同名

大概是前天?补了DEH
看前:【没有听砖】感觉挺励志,挺暖,挺治愈的
看后:QAQ

非常想跳舞了。
然而脚底板打了个大泡
手动再见

阅读未来——爱潘妮篇

既然和  @君子慕逸  约定了,那我就写吧!

写在前面:
脑洞动力来自君子慕逸太太的…额…提议和范例?【语死早了】

戳这里   阅读未来

本篇是关于爱潘妮的。人设参考的是音乐剧和电影【然而还是感觉OOC,文力太差还原不出来QAQ】【也许会有私设?】【请毫不大意地指出批评!】
带小马玩儿。非私心,就是想带小马玩儿_(:з」∠)_
大量摘录原著

简介:爱潘妮找到了马吕斯思慕的那位姑娘的住处,但在赶回去的半途中昏倒,醒来后自己和马吕斯相对而坐。一个神秘的蒙面女人告诉他们,朗读完她手中的书才能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【“如果我找到她,您会回报我什么?”】
【“任何东西!”】
………

【“马吕斯先生,我找到她的住处了。”】
【“那请你赶紧带我去吧!”】
【“潘妮,你快带我去呀…”】

………

爱潘妮惊醒过来,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。昏迷中闪回的片段让她感觉脑仁发疼,后脑勺也有些隐隐作痛。
突然昏倒,突然在陌生的屋子里醒来,爱潘妮有些不知所措。一抬头,同样茫然的马吕斯坐在他对面。
“啊,马吕斯先生!您…您还好吗?”
未等他回答,一位抱着书的蒙面女子从暗处走了过来。“万分抱歉如此唐突地将二位带到此处,”蒙面女人淡淡道,语气毫无波澜,“二位可以离开,只需要朗读出我手中这本书的内容。这本书写出了你们的未来。”
爱潘妮望了望马吕斯,又看向蒙面女人。她的要求实在是古怪,甚至可以说诡异了。
蒙面女人又开口:“那么,女士优先——爱潘妮,”处在这样奇怪的状况里,爱潘妮对于蒙面女人知道她名字的事已经不感到诧异了。“…你先开始吧。”
“我不识字…”爱潘妮想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手脚突然都使不上劲儿,怎么也无法动弹。
“你看得懂的。”
无奈,她只好接过送到面前的书。

“所有仪式都进行了:对市政府和神父的问题都无数次‘是’的回答。在市政府和教堂的登记册上签了字,交换了结婚戒指…”爱潘妮有些激动。
马吕斯也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这是婚礼!”
爱潘妮继续读下去,这是马吕斯的婚礼,她难以遏制自己的心情。读到某一行时,她停下了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,然后平淡地,却几乎心碎地念出新娘的名字:

“珂赛特。”

爱潘妮告诉马吕斯,这是那位小姐的名字。

“珂…赛…特…珂赛特……”马吕斯轻轻地重复着他思慕的姑娘的名字。

“……珂赛特紧挨着马吕斯,在他耳边用天使般的声音说:‘原来是真的……我是你夫人。’……”
爱潘妮低头继续朗读下去,很平静了。她读到了马吕斯夫妇重游小花园,读到了仪式梦幻盛大的场景,读到了现场的来宾,读到了筵席上马吕斯的外祖父略带粗俗却激动真诚的祝福……
马吕斯开心极了,居然最后他还能得到外祖父的祝福与认可。
“……到这里我们止步了。在新婚之夜的房门前,有一个微笑的天使站着,用一个手指按在唇边。”到这里,字迹消失了。

爱潘妮几乎是把头埋进了书里。“多好啊,马吕斯先生…”她说道,“我也算是…做了件好事。”

“潘妮,我十分感激您!”马吕斯由衷地说,喜难自抑,“到时候我一定会郑重邀请您,让您来见证我和珂赛特!”

爱潘妮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回味着马吕斯突然地开始改称她“您”。

蒙面女人提示把书交给马吕斯。他一打开,纯白的纸张上又浮现出了行云流水的字迹。

“彩色纸灯笼的光照出一件布衫、一条撕破了的粗绒布长裤、一双赤脚、还有一趟模模糊糊像是血的东西。马吕斯隐隐约约望见一张煞白的脸在抬起来对他说:
‘您不认识我吗?’
‘不认识。’
‘爱潘妮。’……”
气氛突然凝重。
“……‘您的手怎么啦?’
‘它被打通了。’…”

窗外猛地打下一道惊雷!“轰!”声音巨大而尖锐,仿佛能打通一个人的心。

“打通了!”马吕斯转头质问蒙面女人,“怎么会是这样?!”
“请继续朗读下去吧。”蒙面女人回答。
“……‘什么东西打通的?’
‘一粒子弹。’
‘怎么会?’
‘你先头没有看见有杆枪对着你瞄准吗?’
‘看见的,还看见有只手堵住那枪口。’
‘那就是我的手。’……”

马吕斯打了个寒噤。

“……‘枪打通了手,又从我背上穿出去。’……”马吕斯用力地合上书,难以置信地冲着蒙面女人大喊:“这写的是假的!您在骗人!您在骗人!!”

“请继续朗读下去吧。”蒙面女人依旧淡淡地回复。

大雨倾盆。

马吕斯又读,他断断续续地朗读着未来的爱潘妮在弥留之际对他说的话,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,这里面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刺进他心里。她提到她将他带到珂赛特的园子,她提到她为他挡枪子儿,她提到他们的几次偶遇——马吕斯都记不得了,但爱潘妮却将每个细节都牢记在心,她还提到伽弗洛什——那个老是跟着青年们跑的野孩子,是她的弟弟——马吕斯对此一无所知。到最后她还没忘记,把珂赛特写的信交到他手上。

爱潘妮一直低着头,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将裙子越绞越紧。

“……‘现在为了谢谢我,请答应我……’
‘答应什么?’
‘先答应我!’
‘我答应您。’
‘答应我,等我死了,请在我的额头上吻我一下。我会感觉到的。’……”

马吕斯读不下去了。他沉默,双眼湿热。

“请继续朗读下去吧。”蒙面女人又开始催促。

马吕斯沉默。

“请继续朗读下去吧。”

他丟下书,冲到爱潘妮身前,紧紧地,紧紧地握住她的双手。“我的好潘妮啊……”

“马吕斯先生……”爱潘妮抬起头,痛苦地看着他,脸上满是泪水,“请把它读完吧。”

马吕斯颤抖地开口:“她让她的头重新落在马吕斯的膝上,她的眼睛也闭上了。他以为这可怜人的灵魂已经离去。爱潘妮躺着动也不动,忽然,正当马吕斯认为她已从此长眠时,她又慢慢睁开眼睛,露出的已是非人间间的那种幽深渺乎的神态,她以一种来自另一世界的凄婉语气说:

‘还有,听我说,马吕斯先生,我想我早就有点爱您呢。’…”

爱潘妮这时却满足地笑了。

“她再一次勉力笑了笑,于是溘然长逝了。”

很久,他们都没有说话。

“马吕斯先生,”爱潘妮说,“您不必感到内疚。”

“爱潘妮,我如果能早点明白您的心意,”他又握住她的手,“我不会让您受这样的苦难!我会倾尽一切保护您,照顾您,把您的未来改变……”

“您不必这样怜悯我!我不可怜!”她高声说道,“我知道您的真实心意,您不必这样。您本来就不属于我。”她说得太急,不得不停下来,一阵干咳堵住了她的嗓子,从她那狭小瘦弱的胸口里传出一阵咯咯的喘气声,眼泪也咳出了好几滴。缓过来后,又像自言自语一般喃喃道:“我也曾经幻想过最后能和您在一起,结婚!但是,那不可能。”爱潘妮扯出一个微笑:“我,爱潘妮,什么都明白。”

她抽出手,胡乱擦掉脸上泪水站起来,郑重其事地告诉马吕斯:“珂赛特小姐的住处在卜吕梅街,园子里有很高的铁栏门的就是。您去找她吧。”

“爱潘妮!”

爱潘妮只是抚了抚破旧裙袍上的褶皱,开了门,潇洒地走进雨里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

【小剧场:如果蒙面女人让爱潘妮和马吕斯观看音乐剧版悲惨世界片段】

片段一:马吕斯的婚礼。

当打扮得花哨又滑稽的德纳第夫妇被丢出去时,马吕斯明显地听到爱潘妮的冷笑:

“哼,活该!”

片段二:雨中情【脑补的板鸭版】

看完后大家都心情复杂。
蒙面女人说可以离开了。爱潘妮却把停在末尾的进度条往前拉了一拉,按下播放键,再看了一遍。

“马吕斯悲痛地抱着爱潘妮的尸体。

‘她叫爱潘妮,她生活艰难,但她从未放弃!’

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呐完全没有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嘛…

最后谈一谈:

我想写出来的是:爱潘妮知道了自己的未来,但爱潘妮不想改变自己的未来。

我觉得她一直明白马吕斯的心永远不会在她身上,不管他们有没有阅读未来。爱潘妮对马吕斯的爱是义无反顾的,即使知道了自己不能善终,知道了马吕斯可能会在之后对她很好,爱潘妮也依然要去挡枪子儿——她是不会改变这种对马吕斯义无反顾的爱法。

不管是原著还是音乐剧,我都感觉爱潘妮的形象自私也无私,而她的自私与无私归根到底都是一个字:痴。

唉,痴心的傻姑娘…

【最开始看的是电影版和十周年演唱会,雀斑和球叔的演绎让我总觉得马吕斯也是爱着爱潘妮的,只是那种爱太隐秘,很难感受得到。后来翻开尘封的原著读完爱潘妮之死后一页……好想骂一句小马你个渣渣!!!!!☄ฺ(◣д◢)☄ฺ】


【占tag致歉】存2个脑洞

①唐不苦×乔慕渔

毕竟不苦家有真·外星人啊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似乎只能粮食向/友情向了
【不苦还是个孩子啊QAQ不然就犯罪了QAQ】

【其实恋爱向也可以啊只要年龄操作一下让不苦长大不就OK了吗哎嘿嘿嘿嘿嘿嘿】

②胡亦枫×尹正
【或者直接磊正RPS也行_(:з」∠)_AU一下】
【因为补的作品少,实在找不到和脑洞相对应的人设… 】

跆拳道馆教练与学员的日♂常
【或者师兄与师弟的日♂常,感觉不是很合适】

【不知为何这个脑洞老让我联想到哲♂学_(:з」∠)_相对唯美一点的画面就只有《自杀房间》里的“米青液跆拳道”那一段_(:з」∠)_】

【万万没想到又来一个脑洞,之后还有脑洞就存在这里吧…】
【占tag致歉,若有撞梗请指出,会致歉+删除脑洞】

搞个事儿…
因为红磨坊里的小矮子Toulouse总把Christian念成Christine[kris'ti:n]的音,而且Christian也懂得起这是在叫他。
以及Christian和Christine都可以翻译成克里斯汀啊(๑•̀ㅂ•́)و✧
于是(强行)有了一个Christian,Christine,傻傻念不清楚的脑洞(*/ω\*)

各位觉得尴尬就别看了…

ps.本来还想拼一个SatineXChristine的,但是一直没截到合适的图,以后补上

pss.其实红磨坊的克里斯汀唱歌也很好听,开口跪那种,也可以被称作,Angel of Music………吧?

强行现代AU
强行双C
强行冬装【然而现在是夏天…】

古费的造型基本照搬Fra了_(:з」∠)_【他超可爱!❤】

纪念明天。

【一粒沙】两种方式让小豆腐成功见到妈妈

两个段子
鸡血与OOC产物,天雷滚滚慎入
蜜汁对话体
设定在死神和小豆腐初遇后
【沉迷05小豆腐无法自拔】
CP算是死神/伊丽莎白,死神/鲁道夫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“照我刚刚说的那样,再去找一次你妈妈,她一定会见你的。”

“叩叩叩!”
“Mama!Mama!Mama!”
“……”
“Mama,我今天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大哥哥。”
“……”
“他人很好,跟我聊天。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我答应他——让他以后做!我!后!爸!”
房门猛地被冲开…

——————
“照我刚刚说的那样,再去找一次你妈妈,她一定会见你的。”

“叩叩叩!”
“Mama!Mama!Mama!”
“……”
“Mama,我今天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大哥哥。”
“……”
“他人很好,跟我聊天。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我答应他——让他以后做!我!男!朋!友!”
房门猛地被冲开…

“How do you do?My name's Gavroche!”

瞎摸的一只25th小G
细节忘完…是时候复习了_(:з」∠)_

求轻喷

【询问帖】关于我在看LM同人时产生的疑问

占tag致歉

基本都是关于ABC之友的(因为看得比较多)

刚入坑,一些cp的梗和设定还不是很清楚,原著很早就看过但是记忆很模糊_(:з」∠)_音乐剧也没看多少版本…

个人比较杂食,如果提及了大家雷的或者不吃的cp请谅解Ծ ̮ Ծ

1.为什么公白飞和古费会成为cp?
在看一些ER文时双C会作为副cp出现,我很开心地吃了这对,但是比较想知道来源(´・_・`)【目前就看到12年电影版里有互动】

2.为什么古费和热安会成为cp?
这也是出现率很高的cp啊…因为一开始吃双C,看到这一对时有点惊讶,想了想原著,似乎没有互动啊?【想必又是音乐剧的梗?】

3.为什么Modern AU中,热安有时会以LGBT人士出现?
【难不成是因为有一场唱错的“pretty boys”?😂😂😂😂】

4.为什么爱潘妮和R是难兄难弟好哥们的设定?
【这个…后知后觉发现,因为他们都是暗恋他人未果啊QAQR至少和E最后死在一起,但是爱潘妮…哎……心疼】

5.为什么R会有纹身?
纹身设定在Modern AU中出现得多…不止一次看到描写E注视R身上纹身的情景了(*/ω\*)这是因为演员梗还是其他的么?

6.为什么若李、博须埃和米西什塔会成为和谐的三人组?而且似乎大家都还挺接受这个设定啊?
我也吃(*/ω\*)不过不是很懂,原著里米西什塔是若李女朋友,若李和博须埃关系很好,但是米西什塔和博须埃之间没有互动啊…【记得看过一篇文,里面单独把米西什塔和博须埃放在一起,组cp,我一瞬间以为是拉郎😂😂😂😂😂】

主要就是这些,以后也许会补充
诚恳地举起小手手提问Ծ ̮ Ծ
❤感谢每位愿意答疑的小天使❤